【厄软】我睡了我前男友的前男友应该怎么办3

激❤️情❤️前❤️文

http://chinese-fish.lofter.com/post/1e5970fe_ef208f27


-ooc 前文戳tag厄软
-暗戳戳的问句话,你们想要be还是he,我现在想到了三个结局,一个开放性结局,一个be,一个我目前还不能确定你们会不会觉得甜的he
 
 当我插着手看着在我床上四仰八叉的金发男人,此时此刻只感觉到了头疼,让我来梳理一下今天发生了什么。 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我刚刚放下手机就听到门铃疯狂的响了,在即将响成欢乐颂之前我终于爬到了门口前,透过猫眼我看到了一双棕色的眼睛。 
 我打开了门,门口那个金发男人趴在墙上,一听到门的响动就转了过来,眼神迷离,然后趴到了我身上,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打了个酒嗝,“嗝~~~~~好...好久不见,梅苏特,我被拉莫斯赶了出来,现在无家可归了,嗝~~你,你能收留我吗” 
“不能,你从哪来就回哪去”然后我就把他和他手上领着的鞋子,门口他的书包,然后一起拎着回我家,我看着臂弯里半死不活的人 
——这他/妈/怎么把他丢在门口啊……我他/妈还把我pao友拎回了家....... 
 半分钟后,我决定把莫德里奇再丢出去然后收回我觉得他半死不活的想法,我看着卢卡在我家仅有的沙发上跳来跳去然后放声高歌 
 还好不是克里斯在这,我安慰自己说,如果是克里斯,我觉得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从窗口那里丢出去,然后告诉邻居听刚刚真的不是我家在装修 
 我抬头看着这个在沙发上乱舞的人,“家里的胶带去哪了”,安拉在上,真的不是我残忍,如果你 在半夜三点看到有个人喝醉了酒在你家里跳着舞唱着歌还不停的对你抛着媚眼,你也会有种冲动把他用胶带绑在床上的。 
 我走了过去,把卢卡抱在了怀里然后驾着他的腋窝把他从沙发上脱了下来,老天,这个人是在酒缸里洗了个澡吧,怎么可以酒味能么大。突然的,卢卡突然挣脱开了我的怀抱,然后踉跄了两步,跪到了地上,开始嚎啕大哭,嘴里一直碎碎念着拉莫斯的名字,咬牙切齿的神态好像拉莫斯把洗脚水倒到了他头上还往他头上挤了洗发水。好吧,好像更糟糕一些,我看见他没有预兆的往地上吐了 
“安拉在上,我刚刚应该封住他的嘴的,我的木地板啊啊啊....” 
 在他第十次裸着从浴室里跑出来,第十五次把我的剃须刀当成牙刷,第二十一次躺在地上打滚嚎啕大哭,第二十三次跳到我身上然后像个树袋熊挂在我身上后,我终于把他搞到了床上 
 我看了看墙上的闹钟, 早上七点,还有一个小时我就要上班了……我到底哪个时候是脑子哪根弦拨错了要把自己家的地址告诉这个小麻烦精,我看着床上的人,穿着我的睡衣,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裹的紧紧的,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嘴巴一直在呢喃着些什么,早晨的阳光打在了他的金发上,像是天使躺在了我的床上,如果这个天使没有吐了我家一地那就更好了。 
 卢卡突然伸出了手抓住了我,呢喃了一句“别走”我伸手揉了揉他的金发,然后甩开了他的手,我看见他的睫毛剧烈颤抖了一下,纠结了一下折了回来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我看见他抿着嘴笑了 
“你到底是真睡了还是假睡了啊”我敲了敲他的脑袋然后留下了张字条就去上班了。 
 
——————卢卡视角————— 
 
 头疼,这是卢卡醒来的第一个感受。这是哪,是卢卡第二个感受。我是谁,这是酒刚醒之后必要的自我质疑。卢卡揉了揉眼睛,趿着双放在床旁边的拖鞋就走了出去,很简洁的一个家,不大但是可以感觉出主人对这个家的心意。卢卡走到了饭桌旁,上面放了张巨大的A4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一堆字 
{醒来之后面包胃药牛奶都在餐桌上,吃完之后别走等我回来商量一下你在我家搞的这些破坏要怎么赔偿我——梅苏特·厄齐尔} 
 其实本来也就哪都去不了了,卢卡自嘲道,昨晚回家看到拉莫斯后摔门而逃后他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了,在酒吧买醉后居然还能找到梅苏特的家也是很神奇了…… 
 正在卢卡整理思绪的时候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是电话,卢卡拿起手机,噢,卢卡此时满脑子都是英文那个以S开头和F开头的英文高频词,所以他立刻挂掉了,在重复这样的动作第四次的时候,卢卡终于忍不住接听了 
“喂,拉莫斯有什么事” 
“终于接电话了?”卢卡简直可以完全想象出电话那边的人是怎样的姿态倚靠在墙上,嘴角净是得意洋洋的笑,然后挑着眉说出欠打的话 
“你没事我就挂了啊”卢卡承认他开始慌乱了,在他们两个人的爱情中,总是卢卡输的比较凄惨 
“诶别别别,我想问问你走了你还拿不拿你的东西了” 
“我不过去了,你送过来吧,你认识梅苏特·厄齐尔是吗,听说他是你朋友,我现在在他家,你也别过来了,你叫个人或者是快递送过来就好了”卢卡手心开始出汗,手也开始有点颤抖,他开始想他们是多久没这样平和的聊天了,从开头捧着电话的甜言蜜语到后来的互相辱骂,果然只有抽身出来才看得见这些荒诞 
“梅苏特·厄齐尔??你确定吗?” 
“我当然确定了”卢卡开始有点不耐烦,他以前从不这样,但是他突然害怕从拉莫斯嘴里会蹦出怎样的话 
“哦盒,我该表示惊讶还是惊喜呢,梅苏特的确算得上是我朋友,但是你明显在朋友这两个字前面少听了两个字” 
“什么字”卢卡觉得自己喉咙有点发紧 
“该死的,梅苏特·厄齐尔是我去他娘的前男友”拉莫斯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 
 
-如果没人选的话,我可能会选择he的那个或者是开放式结局,留下个评论吧,爱大家


指路下篇

http://chinese-fish.lofter.com/post/1e5970fe_ef2a619a

评论(16)
热度(82)

© 海盐芝士味火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