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水/c梅】出柜=出柜

-群里的接龙文


#皮水文(c梅提及)
@古城新园 @森s_悄悄抱走歪 @檠涩 手动 @_cr_乒乒*我爱世界 
感谢太太们几天的用心!


-假装我更了文
1.(古城)
今天是个晴朗的日子,风和日丽,云淡风轻。

最适合踢球和吵架了。

皮克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事实上,他刚刚在群里与拉莫斯打了一次口水仗,且以他的局部胜利告终。

现在,巴萨的高大后卫心情十分愉悦,他甚至想和内马尔来一段对唱山歌。
然而,不知道他听没听过,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句极其灵验的俗语:

乐极生悲。

2.(阿鱼)
要应验这句成语其实很简单,对于皮克来说,他只要打开他的衣柜就可以了。

当皮克准备换套私服出门去炫耀一下他的好心情的时候,他打开了他的衣柜。
“fuck!”
皮克说到,这他妈一定有个地方不太对劲。
所以他狠狠的关上了柜门,然后回到床上,再起来刷一遍牙,洗一遍脸,拿出了手机,又刷了一遍ins和推特,给那几个用小号特别关注的巴西的翘臀辣妹取消了赞然后又点一遍后,站到了柜门前。

“这他妈没什么大不了的”
皮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柜门,
“操,拉莫斯你他妈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被五花大绑的躺在老子的衣柜里!”

当拉莫斯的嘴被解救出来后,拉莫斯先是狠狠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说
“我他妈也想知道我为什么在家上了个厕所就突然跑到了你家的衣柜里,难道是你家衣柜和厕所有什么共同之处吗”

3.(古城)
皮克抱着胳膊,故意露出一个极其恶劣的笑,
“我不知道它们有什么相似之处,但我觉得你挺适合这个姿势的。”

“我可去你的吧。”
拉莫斯从衣柜里钻了出来,他先活动活动了自己已经僵硬的手脚,然后狠狠的踹了旁边的人一下。

“嘿!”
皮克不满的大叫了起来,他还想说些什么,但被一阵的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

“Geri!”

诺坎普小国王糯糯的声音越来越响,随着时间染上了一抹焦躁。

屋里的皮克和拉莫斯在听到声音后一阵手忙脚乱,
“该死的,Leo怎么这时候来了!!!”
皮克急的不行,拽着拉莫斯就往衣柜里塞。

然后他就被拉莫斯抽了一下,手背上留下了一道红红的印记。

“快点快点!”
皮克催促着,在拉莫斯进入衣柜之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终于能松了一口气了,
皮看穿这样想着,努力忽视自己心底冒出的捉奸在床的即视感。

“Leo,怎么了?”
他打开门,努力做出一股无辜的表情,
虽然很假,
但成功的骗过了阿根廷人。

“没什么。”
小跳蚤耸了耸肩,若有似无的向门内瞟了一眼。
“刚刚你房里很吵,我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看来你完全不需要担心。”

天知道皮克在听到房间很吵的时候有多心虚,他努力的隐藏着自己的表情,用力的点了点头。
“是的,我完全不需要担心!!!”

小跳蚤不可置信的点了点头,穿着拖鞋回了自己的房间。

如果皮克有看穿人心的本领,他会看到小跳蚤现在在心里念叨着:
明明Cris跟我说他们把Sese放进了Geri的衣柜里啊,为什么我没有看见呢,果然Cris又在骗人了吧哼唧!

4.(阿森) 
故事的开头还得从昨天说起。

皇萨对骂群,众所周知,是一个集撕逼、约架、攀比于一体的大型娱乐社交群,在群里随便圈两个成员都是百万字的恩怨情仇史,排列组合方式之多令人咋舌。

  俗话又说得好,日久生情。同理,对骂久了也得有些地下恋情小苗头浮出水面了。
  先是克罗地亚双子星被人抓包在伯纳乌更衣室酱酱酿酿,吓得目睹案发现场的本泽马差点丢掉了背在身上好几年的锅;
再是绝代双骄在某场一点也不友谊的友谊赛中吹响结束哨声的时候,情不自禁地表演了个梅西上票,
当场就有几十位两方球迷气血攻心晕了过去,当事人在第二天队友的拷问中,还不知廉耻地表示当晚就成了票上梅西,当然,是躺着那种上。

  今晚月明风清,适合搞事。马塞洛揪了揪头毛,看向了因为对象在拍肥宅快乐垃圾零食广世界第一第二第三票  
“我们去对骂群搞事吧!你看就是他们让你的leo接那么多广告,才导致你独守空闺!”
  “虽然独守空闺听起来很别扭,但是我觉得你说得对。今天搞谁?”
  “皮克怎么样,毕竟他和梅西可是全足球圈都知道的竹马组,平常那个搂搂抱抱噢啧啧啧没眼看”
   “我gkshoeiobaugaduw!!!走走走就搞他!”
 
易燃易爆炸的蓬:越看对家的某后卫越像西伯利亚熊。
彩虹你内:???
彩虹你内:呵,对家的某后卫长得也不咋有人样。
易燃易爆炸的蓬:我们家队长敢纹身!
彩虹你内:我们家皮克也敢!
世界第一第二第三票:我们家队长敢当前锋!
笛笛笛的伊万:我们家皮克也敢!
世界第一第二第三票:我们家队长敢裸体藏在对家的衣柜里!
彩虹你内:····
笛笛笛的伊万:那你们赢了,明天等着看戏。
易燃易爆炸的蓬:?????
世界第一第二第三票:
??????????
 
5.(古城)
回忆完毕,来让我们看看皮克房间的情形。

在听到关门声的那刻,拉莫斯就迫不及待的从衣柜门钻了出来。
皮克的衣柜不小,可里面的衣服也不少,呆的久了,不免觉得闷得慌。

他粗暴的出来方式也遭到了皮克的谴责,
“嘿,我的衣服!你能轻点吗?!!!整理要花很大的力气的!”

拉莫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皮克,漂亮的棕榈色眼眸中满是怀疑的神色。
“你竟然会自己整理衣物?”

皮克轻哼了一声,没有向往常一样拌嘴,而是挑选了几件衣服扔给拉莫斯。
“快去洗洗吧你!”

拉莫斯看着手中干净的衣服,没有推脱,因为身上黏腻的汗水的确让他十分不适。

听着浴室门关上的声音,皮克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有些懊恼,还带着些不自知的甜蜜。


6.(古城)
当拉莫斯穿着皮克的衣服走出浴室时,他有些不舒服,还夹杂着些害羞。
他不想去思考为什么会害羞,更不想去思考在害羞些什么。

他讨厌皮克,就像皮克讨厌他一样。

但当他看到客厅上放的午餐时,心脏不由自主的急速跳动了起来。
他用力的眨了眨眼,并不想面对自己的内心。

然而,当他拉开座椅准备入座的时候,躲在餐桌下面的皮克突然跳出来吓他,
而我们的金牌后卫,十分具有职业素养的,狠狠的,给了他一拳。
拉莫斯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地上疼到打滚的皮克。

他果然还是讨厌皮克比较好。

7.(乒乒)
他绝对是这么想的。
虽然鬼知道为什么他下一秒就抑制不住想去安慰那个打滚的可爱的不行的男人。
不,他可没觉得皮克可爱。

“歪..你没事吧..”
拉莫斯还是没忍住,有点不好意思地戳了戳皮克的脑袋,又觉得不太礼貌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安慰他。

艹,手感真TM好!!

“没你妈事哦!!!你要不试试自己打自己一拳!”
皮克一把把拉莫斯的手打掉。他算是感受到了铁卫的威力了,他真是庆幸自己没有当前锋。

然而头脑简单的铁卫先生想都没想就打了自己一拳,duang的一声吓得皮克直接跳起来了,皮克已经准备好要安慰拉莫斯了!
突然这时候铁卫先生来了一句
“还好啊,很舒服。皮克你一个一米九的后卫可别是肉做的那么弱不禁风”

去xbzhksk的我不是肉做的难道我是铁人吗??你那不是块拳头吗我咋就弱不禁风了??
皮克现在看着拉莫斯瞪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撅着无辜的小嘴真的很想亲一口..呸,想打上去。

8.(檠涩)
在这之前Gerard从没觉得Ramos是个幼稚的人,
就像他从不觉得自己在Coutinho椅子上放几根牙签是一种多么孩子气的行为一样:
“让你打你还真动手?傻不傻……”

眼见着Ramos的手又抬起来,Gerard张开五指把那蓄着力的拳头包进掌心,
视线低垂着,在睫毛的掩饰下倒是看不出神色,只剩下嘴角弯着,似笑非笑:
“你喜欢我,是不是?”

Ramos愣了一下,
用上七分力才挣脱出那几根细长的手指,手腕一转像吻手礼似的把Gerard的手攥在手心,
挑着半边眉毛表情戏谑:
“你哪天做梦梦到了?为我穿了婚纱没?”

Gerard沉声笑了,头微微低下去,仗着身高优势用另一只手捏住Ramos的下巴强迫他抬头: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看sese给不给我这个有所思的机会了……”

这姿势显然过于暧昧了。

Lionel硬生生把剩下半句Geri吞进肚子里,站在房间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举在半空准备敲门的手收回身侧,在灰色的运动裤上擦了两下。

“你们……”
Lionel有些迟疑的开口了:
“跟我和Cris一样?”

两个向来不对付的后卫此刻倒是出乎意料的保持了一致,互相甩开对方的手朝相反方向跨了一步:
“不是!”

Lionel左右打量一阵儿又慢吞吞的开口了:
“真的?”

“真的!”
又是异口同声。

“哦,我知道了。”
诺坎普的小国王露出一个了然的笑,举起食指压在自己嘴唇上:
“放心,我不会告诉Cris的。”

9.(檠涩)
Gerard提心吊胆了几天Lionel那边也没什么动作,
就在他以为小跳蚤已经把这件事情忘到天边的时候,问题就像决堤之水一样把他浇了个透心凉。

如果事情能重来,他大概会选择早早给Cristiano打电话,让他把喝多了酒旗子围在腰上企鹅似的到处乱晃的阿根廷人带回家,
而不是纵容大家把迷迷糊糊抱着他胳膊不撒手的Lionel拉到游戏桌上去。

“说一个最近瞒着Ronaldo的秘密。”
Neymar用胳膊肘撑着,整个身体都趴在圆桌上:
“不许抵赖。”

“嗯……”
Lionel眼神都不太清明但还是很认真的思考着问题的答案:
“好像没有啊……”

啤酒瓶上的标签被Lionel扣下来一半,他揉揉眼睛突然想起了什么,抬手一拍桌子站起来一字一顿气吞山河:
“我知道了!Gerard在跟Ramos谈恋爱!”

10.(阿森)
这世界上能有两件事能让皇萨成员聚在一起,第一是国家德比,第二是皮克和拉莫斯的地下恋情被某醉酒团子强行曝光。
天,谁不知道他们在场上都差不多想吃了对方,谈恋爱?放屁。
笛笛笛的伊万:皮克,你说,是你飘了还是群主我挥不动刀了?你他···
伊万的笛笛笛:伊万不要说脏话
笛笛笛的伊万:好的
满脑子都是水:告诉你们吧,我是上面那个,够了么
彩虹你内:够了,我同意这门婚事
笛笛笛的伊万:够了,我同意这门婚事
布斯不是isn’t:够了,我同意这门婚事
甜菜今天不想那么甜了:····
猴猴猴猴好看啊:····
爹就是墙:····
易燃易爆炸的蓬:····
一点都不想住在熊脑袋里的水:哪里杀人不犯法,在线等,挺急的。
一点都不想住在熊脑袋里的水:婚礼定在下周六,都给我来。还有,是谁那天在我家洗手间放了迷烟然后把我扒光送到皮克家的,自己给我站出来,附送打断腿,然后我给你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钱皮克出。
    您的好友易燃易爆炸的蓬、世界第一第二第三票已退出群聊


彩蛋:

(论那个明明被关上却又打开了的门)
水爷:你为什么不关门????
皮熊:【委屈巴巴】我关了呀,砰的一声你没听到吗?
水爷:然后呢?!!!
皮熊:然后…然后它就被Leo打开了………
水爷:你难道没有检查门有没有关好吗?????
皮熊:【继续委屈】我我我,我以为…砰的一声就是关好了呀。。。
水爷:【气到想杀了皮熊】

门:今天你们就是想弄死老子



评论(3)
热度(111)

© 海盐芝士味火锅 | Powered by LOFTER